0371-6777 2727

乐王鲋:从君者也,何能行

更新时间:2019-03-08

跟随公子围参加盟会的楚国大夫伯州犁听不下去,露面为令尹开脱:“这些服饰跟仪仗,都是此次出行前向国君请求而借来的。”同时表明了楚王对公子围的器重与信任。

鲁国叔孙豹:“楚公子的服饰真美啊,像个国君!”讥其僭越。

陈国的公子招:“不担心哪行?二位先生看起来倒无牵无挂!”

故事中的“虢之会”发生在鲁昭公元年(前541年)的郑国虢地,是晋楚间一次为了重温五年前在宋国西门之外“弭兵之会”友好的一次例行会盟,但在丘明先生简短的记述里,其“花絮”却“热闹”非凡。

子羽回击:“公子弃疾(后来逼去世楚灵王子围的楚平王)还在,令尹借了楚王的服饰不还,你难道就不发愁吗?”好像善意提醒伯州犁不要祸及自身。

“楚公子围”即后来的楚灵王,此时仍是楚国令尹,其谋篡之心却已昭然若揭。早在国内,他出入之“威仪”未然与国君无异,这次更将这种“威仪”带到了外交场合,在盟会现场“设服破卫”,即启用国君规格的衣着衣饰跟仪仗护卫。

伯州犁反唇相讥:“你还是多担忧一下你们的子皙背命作乱的事吧!”意即别在这儿瞎费神。

郑国子皮:“前面还有两人执戈呢!”讽其护卫。

齐国的国子(国弱):“我也替两位捏了一把汗呢!”

列国使臣一片哗然,针对这种不顾国体的举动,纷纷出言。

袁公所言“晋大夫”乃笔下误,“冷讥热嘲”者切实是一众诸侯列国的使臣大夫。

蔡国子家:“蒲宫(楚王离宫)他先前都能居住,前面站有执戈卫士,不也可能吗?”反诘中揭其老底。

清代袁枚《牍外余言》称,“楚公子围为虢之会,其时子围篡国之状,人人知之,皆有不平之意,故晋大夫七嘴八舌,冷讥热嘲,皆由于心之大公也。”

郑国的子羽却接话:“借了便不会还了吧!”不无揶揄。

旁边又有三位插言。